当前位置:巨龙彩票 > 新闻 > 正文

21万人笑出8.9分,看完只想爆吹!
时间:2019-03-19   作者:admin  点击数:

文 | 十点君 · 音乐 | Water Boy

十点电影原创

上周五,被春节档牢牢制霸的电影院终于注入新血液。

进入了3月周周有片看的新节点。

这不,距离奥斯卡颁奖礼结束才不到一周,最佳影片《绿皮书》(Green Book)就来打头阵了。

作为一部喜剧片,能拿到最佳影片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可《绿皮书》却又显得赢的那么轻松。

奖项五提三中,皆在意料之中。

电影工整、流畅又不乏动人情节地讲述了一个关于爱与平等的故事。

由它成为本届奥斯卡的最大赢家,简直是最没有悬念的决定。

可也有人嫌弃它太过“奥斯卡”。

影片选取当下美国最具痛点的议题,用最不拉仇恨的方式消解了种族之间的尖锐问题。

“冲奥”元素应有尽有,整部电影像是一张完美又套路的应试答卷。

把野心写在脸上,是许多观众反感它的原因。

这些吐槽听起来有那么一点道理。

但十点君认为——

我们实在没必要对一部趋近于完美的电影这么苛刻。

《绿皮书》显眼的地方,可不只有野心而已。

在这款中国版海报当中,一黑一白两只手共同握住方向盘。

仪表盘、圣诞树、油画风......年代感扑面而来。

上世纪60年代初,经济萧条、种族歧视严重。

片名中所提到的《绿皮书》,是一本专门为黑人所写的美国南部旅行手册。

里面翔实记录了在种族歧视盛行的南部地区,有哪些可接待黑人的饭店、宾馆、店铺,标注了黑人可出没的公共场所,甚至是可行走的道路。

别小看这本薄册子,当时这可是黑人出行必备的“保命单品”。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唐·谢利(马赫沙拉·阿里 饰)显然是一个异类般的存在。

身为黑人音乐家,他从小接受良好教育,常年游走于权贵之间。

说话温文尔雅,待人有礼有节,是隶属“上流社会”的文化精英,广受赞誉的钢琴天才。

音乐给了谢利滋养,赋予他人性与尊严。

所以,他也一直相信——

音乐能够冲破世俗偏见,消除种族、性别差异,唤醒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尊重。

凭借着一身孤勇,谢利决定前往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进行巡演。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虽然谢利有着“白人”的内里,但毕竟还是个黑人兄弟。

走在南方大街上会无辜挨打的那种。

想要去巡演,第一步就是需要找到一个能保障谢利人身安全的司机 保镖。

唱片公司物色来物色去,终于锁定了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选——

托尼·利普(维果·莫腾森 饰),住在纽约贫民区的意大利移民,在酒吧做保安。

底层出身、信奉拳头,托尼过着比谢利更像“黑人”的生活。

为了维系一家子老小的开销,日常以打架、吹牛、偷偷摸摸混迹夜场之间。

唱片公司找上门时,正好酒吧停业装修,托尼急需一份新工作。

虽然是给自己不怎么待见的黑人打工, 急救可一想到丰厚的报酬以及自己迫在眉睫的房租。

托尼一咬牙,把活儿接下了。

一个高贵文明的黑人,一个野蛮粗鲁的白人。

这种“错位”的种族、社会地位关系,通过面试那场戏的人物位置与角度,可见一斑。

《绿皮书》故事的绝妙,当然不止对调人设这么简单。

它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在于丰富细腻地展示了平凡人打破现实困境的勇气。

起初这段旅程,谢利和托尼只是各取所需,谁也看不上谁。

托尼原本也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妻子给黑人修理工喝水用过的杯子,他会装作若无其事地扔进垃圾桶。

所以当谢利希望他能改改自己粗俗的言行时,托尼完全不屑一顾。

给黑佬打工已经是奇耻大辱了,结果你还妄想要教我做人?

做梦!

随着一路南下,旅途中的荒谬事情渐渐多了起来:

到了一个落脚地,司机托尼可以住豪华酒店,而谢利却只能住廉价旅馆;

托尼为谢利看中了一套做工考究的西装,店主发现要试穿的人是谢利后果断将二人请出了店面;

明明是被邀请而来的“座上宾”,谢利在中场休息时却不能使用屋内的洗手间,而是被要求去破旧的小木屋里解决。

遇到这些情况,托尼作为旁观者都看不下去。

可是谢利总是独自消化,然后坚持巡演计划。

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上等人日子不过,非要跑来南方“作死”?

托尼不解,但又发自内心地钦佩——

谢利的高傲矜贵,不是靠着财富、名气堆砌出来的。

而是骨血里与生俱来的。

受谢利自尊善良的人格魅力所影响,托尼抛下了自己的偏见,全身心地接纳并且帮助着谢利踏上征途、勇往直前。

托尼喜欢吃炸鸡,喜欢爵士摇滚乐。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是“所有黑人都热爱的事物”,却被谢利一再打脸。

而谢利也在和托尼相处的过程中越来越有“烟火气”。

从一开始绝不吃鸡的坚硬态度,到最后有样学样地往车窗外扔骨头。

谢利不仅学会了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接受他人的温情与善意,也离自己这趟旅行的目的越来越近。

那就是对抗偏见,找到自己。

在一场二人冲突最激烈的戏份中,话题不由自主地开始滑向最尖锐的肤色问题。

面对托尼毫不客气地嘲讽,谢利失态地从车上下来,在雨中大喊:

“如果我不够白,也不够黑,

那我是谁?”

身为黑人,却不够“黑”。

谢利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意这一点。

旅途中,车子抛锚停在了蛮荒原野间。

谢利缓缓走下车来,姿态悠闲地倚在一旁等托尼把车修好。

可他放眼望去,路边的田埂里,所有头顶烈日、衣衫褴褛的黑人都在怔怔地望着他。

那目光,就如同看到外星生物一般。

又好像是在质问,为什么一个黑人能不用干活,而白人却在替他忙前忙后?

这场无声的对望,在两边人心中都炸开一道巨响。

所以,为了破除南方白人对黑人的歧视与偏见,为了告诉自己的同胞他们也可以生活得“像个人”一样。

谢利宁愿放弃北方高三倍的演出费,执意冒着生命危险到南方巡演。

毕竟——

「拥有天才是不够的,改变人心还需要勇气。」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抛开细致打磨的人物故事,《绿皮书》的制作水准也堪称“教科书级”。

表演、摄影、剪辑,没有一个环节掉了链子。

就连小到一个配饰、一个可乐瓶的服装道具,也是无一不精。

看过电影的观众肯定会有深刻印象——

片中几场关键的人物转变,都有着一辆绿松石色汽车的身影。

作为片中戏份抢眼的第三大“主演”,这辆配色靓丽、造型雅致的1962款凯迪拉克Sedan De Ville,一路上默默见证了托尼和谢利二人的成长和蜕变。

流畅的线条、简约的设计、犀利的火箭尾鳍,让这款复古车型不仅从视觉上为观众带来了非凡享受,也为两位主人公的传奇友谊构造出了一个极富戏剧性的魔力空间。

导演Peter甚至还对车辆进行了改造,去掉前后车窗间的中柱设计,使画面看上去更加和谐。

消除隔阂之后,车内人物细微的关系变化一览无余,颇有深意。

1962款凯迪拉克Sedan De Ville像是一缕线索,串起了一路上所有的嬉笑怒骂和精彩情境。

在这段充满未知的旅程中,肤色、财富的差异都被主角和观众抛在脑后,勇敢迈出打破偏见的第一步后,留下来的只有信任、默契和情谊。

更有意思的是,片中那句广为流传的经典台词:

这世上到处是害怕主动迈出第一步的孤独之人。

正好与凯迪拉克“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的品牌精神遥相呼应。

可见在激励世人勇敢突破、不断进击这一点上,凯迪拉克与电影《绿皮书》有着高度的一致性。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凯迪拉克第一次在经典大片里展露锋芒了。

据不完全统计,凯迪拉克已经“出演”过上万部电影,与多部奥斯卡获奖大片都有着不解之缘。

例如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里,凯迪拉克经销店销售顾问把1962款Coupe DeVille描绘为“车轮上的泰姬陵”、“天之骄子的选择”。

《水形物语》电影截图

在更往前的2012年奥斯卡最佳影片《逃离德黑兰》里,也有1962款凯迪拉克Coupe DeVille的身影。

《逃离德黑兰》电影截图

奥斯卡90周年的时候,凯迪拉克曾经出过一版文案:

如果凯迪拉克不做汽车。

作为奥斯卡获奖影片的亲密搭档,依然可以凭借风范十足的身影征服观众。

勇敢追梦,做自己生活的主角。

这种近乎理想主义的品牌精神,或许才是许多著名导演对凯迪拉克青睐有加的原因。

    热点文章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