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巨龙彩票 > 新闻 > 正文

“泡面老板”葛家银用四年时间 变身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掌门人”
时间:2019-03-22   作者:admin  点击数:

公司最新研发的一档产品,包含了互动答题(视频图文互动)、AI星球(趣味养成社区)、成长体系(奖品激励)三个模块,内容涉及影视剧、少儿动漫、教育文化等七个方面。

葛家银举例说:百度前不久推出了一个新款智能音箱,凭借着搭载百度的人工智能语音系统,用户能够通过音箱直接“唤醒”电视,不需要遥控器。“像这样的智能家居,已经越来越普遍了,电视、冰箱、热水壶、电饭锅……因为加上了智慧的‘头脑’,它们能完成很多互动任务。”

2015年,葛家银离开了浙江电信,走上了创业逐梦之路。

怎么才能让儿子乖乖使用教育产品?葛家银想到了IPTV,如果解决大屏电视的操控问题、丰富电视上的教育游戏产品,孩子们也许会愿意放下“小”手机,选择“大”电视。

转换思路

创业灵感

寓教于乐

上周末,去闺蜜家。她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回放,是她漏掉的《知否》剧集。饭后,她又打开电视,点播了瑜伽视频。

为了让答题不那么枯燥,葛家银还将答题形式设为图文、短视频、游戏等多种形式,小朋友可以玩“贪吃蛇吃成语”、“翻卡片认字”等游戏,大朋友也能边看有趣的短视频、边答题。

长大后,葛家银便一头扎进软件工程:“因为非常好奇,想看看自己玩了那么多年的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直到2015年,国内IPTV迎来第二春,加上我儿子给我的启发,我就跳出来自己单干了。”

葛家银说,虽然自己不是杭州本地人,但杭州人性化的创业环境,已经让他生出了“归属感”。

“以前我也不敢让儿子接触游戏,后来一想,既然小孩子喜欢玩游戏,那我们就做寓教于乐的产品好了。”

从传统电视到大屏互动,从天线接收信号到OTTTV(互联网电视)、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和DTV(数字电视)的三足鼎立,随着电视的媒介环境不断发生改变,电视的增值业务也在不断增多,除了传统的电视直播,还能点播电影电视娱乐节目,甚至还可以电视购物。

葛家银创建的杭州极视科技有限公司, 急救坐落在下城区海蓝国际电竞数娱小镇,公司以产品研发为主导,以游戏和教育产品为主要业务定位。

拓展知识面打开思维

放弃“技术流”改走“产品流”

观点清晰了,做起来也就顺畅了。杭州极视科技做的很多大屏教育类产品,都引用了课本的内容,但又跳出课本的单线输送模式,将知识以互动、奖励的形式呈现出来。

来自于当年只有四岁的儿子

“那时候头脑比较简单,以为创业就能拥有更多自由时间,上下班不用掐着点,感觉会很爽。没想到创业这4年,我都快被‘钉’在办公室里了。”

政策一经推出便吸引了电竞上下游产业链众多优秀企业集聚电竞小镇,这也为极视科技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工作环境与浓厚的产业氛围。与此同时,极视科技还通过了国家高新企业认证,列入双软企业、杭州市科技型培育重点企业(雏鹰计划)。

留在杭州

因为这里的创业环境政策好

那么问题来了,互动的内容是什么呢?

葛家银认为教育的目的有两块:拓展知识面和打开思维,至于如何实现这些目的倒无所谓。

“打开大屏电视,得有足够的优质产品才能留住用户。”带着这个思考,杭州极视科技成立4年,已经拥有《棒棒堂》《数娱星球》《全民冠军》《魔法学堂》及自主知识产权的电视大屏游戏教育逾百款产品。

这是为什么呢?“这其实是个很自然的过程。创业第一年,很多人的重心都是建立团队,等公司的架构基本打好后,就会想寻找更大的盈利点,寻找潜力市场和业务的后续发展。我们一开始做平台研发建设,后来发现这个行业的载体发展很快,但是内容一直跟不上,这就是机会。”

是为了搞懂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

葛家银,来自安徽农村,2011年开始在浙江电信从事电视大屏的IPTV技术。在那个基础视听才露尖尖角的年头,去研究增值业务内容,需要很大的前瞻性。

“虽然当老板了,但我还是个‘泡面老板’,天天加班吃泡面。有时候整个团队还要通宵在机房工作,不断测试、更新,一门心思想把产品做出来。”

“你既然发现它们了,就应该能猜到——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领域。”葛家银笑着说,他从小就是个“游戏痴儿”,小学四五年级就开始玩任天堂红白机和小霸王插卡游戏机。

去年2月,公司搬进了电竞数娱小镇,才过两个月,就赶上了政策红利期。2018年4月,杭州市推出全省首个电竞产业扶持政策——“电竞16条”,内容覆盖企业办公用房租金补助、人才用房租金补贴、俱乐部参赛奖励、电竞场馆建设及运营等各个方面。

葛家银的公司办公地,一开始是在滨江区的“创业小二”,整个办公室只坐得下7个人,好在租金优惠比较大。

“虽然立了不少家规,但我儿子还是喜欢玩手机和iPad,他玩跑酷类、汽车类、射击类的游戏比我反应都快。手机里也下载了不少教育类App,但很少有他感兴趣的。”

他的办公室里,摆着装裱精美的书法,还有一柜子的书,角落里放着很多水培绿植,看上去就很书香——除了几盘小霸王游戏卡。

从就业到创业,葛家银一直都在做技术。突然有一天,他改变了路子,开始做起产品规划和运营。

“大屏互动产品面临的一个大挑战是退订率。为了减少退订率,产品的内容就得有延续性,因此我们推出了用户社区成长机制、金币积累机制,并且每周都结合新热点,添加新内容。”

工作四年后,葛家银对IPTV行业已经驾轻就熟,但每次回到家,看着读幼儿园的儿子抱着手机和iPad,他总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简单来讲,就是用户可以在电视上答题、社交、抽奖、兑换奖品、参与知识竞赛等。

学做软件

“那时候一瓶水1毛钱,一盘游戏卡要十几块,我把拿到的零花钱都攒着,偷偷买了很多山寨游戏卡。”

2015年底,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600050)的IPTV市场已经超过了5000万元。虽然遇上了政策放行期,但回想起创业初期的经历,葛家银说自己每天都得“咬咬牙”紧着过。

这是一个商机无限的产业,葛家银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你在电视应用菜单里找到的游戏、教育产品,可能就是他做的。而激发葛家银灵感的人,是他当时只有4岁的儿子。见习记者凌姝文通讯员徐娇娇

    热点文章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